白色苞米

尝试的第一次

今天连我的朋友都发现我的极端了,然而我已经连她的话也开始停不进去了,我有点害怕了,我真的不想变成这个样子,开始以为只要保持一直不变就不会偏向那边,已经开始恐惧了,很害怕很害怕很害怕真的很害怕